大狙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寒芒毕露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还有谁要来试试?”辰奕淡淡一笑,渊岳峙,身形挺拔,让人莫敢逼视。

    那虎魄散发着幽冷的寒光,带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,一时间,竟然没有人敢有丝毫动作。

    榆罔被气势所慑,心头也是有些迟疑,眼神迷茫的看向四周的将领,心中一横,想来今日如果不能将蚩尤拿下,今后将再也没有机会了!

    他立刻看向青阳,只是,不知为何,青阳的脸色疏淡,竟然丝毫看不出究竟,然而,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,今日已然针锋相对,哪里还能够善了,也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大家一起上,必将蚩尤斩于麾下!”

    闻及此号令,联军众将皆是一愣,对视一眼,然则军令如山,即便再如何不情愿终是硬着头皮走上前来,九黎众将一看,脸上立刻挂满了不齿,当下也是直接走上前来,立于辰奕身侧。

    辰奕一笑,一张清隽的面庞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,握着长剑,以冷静的近乎残酷的眼神审视着面前的修罗战场,淡淡说道:“既然你等已经按捺不及,那么便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灵力已然磅礴而起,升腾的战意瞬间凝聚成一条悍然巨龙,盘旋间杀机毕现。

    榆罔等人一看,哪敢大意,立刻凝聚起战意,只见众人纷纷结出一个印法,那盟军上方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朱雀,那朱雀盘旋于天地之间,巨翅挥舞间,带着凌厉的寒意刺骨。

    那巨龙一见朱雀,哪里还能按捺的住,当下便是疾驰过去,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阴暗冰冷下来,只见得无尽的云絮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,巨龙呼啸而至,夹杂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让人心惊胆寒,朱雀眼中寒芒毕露,不避不让,两个战灵直直撞在一起,整个天地,瞬间一暗,一刹间,仿佛连天地,都是在畏惧这种可怕的冲击。

    那种轰击,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巨声,反而是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寂静,不过那种寂静并未持续多久,便见有着极端狂暴的寒流冲击,乌云沉沉中仿佛酝酿着什么可怕的气息。片刻后,天空仿佛暗了一暗,只见那巨龙突然凌空出现,只是那巨爪如钢齿般抓住朱雀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哧咔”一声,竟然将朱雀生生撕裂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朱雀被撕裂的瞬间,那支撑到极限的战灵最终爆碎开来!盟军的将领皆是一口鲜血喷出,面色苍白,有些竟然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吗?”巨龙盘踞在辰奕身后,如同一个巨大的背景,眼前的男子凌然一笑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榆罔脸色铁青,心中自是不甘,大喝道:“分兵攻之!”

    身形一闪,已是和祝融二人一起冲着辰奕扑去。

    榆罔的心思自是不错,众人之中灵力最为雄厚的便是蚩尤,只要命几个将领牵制住蚩尤,别人自是不敌,到时候,逐个击破,然后再一拥而上,将蚩尤了结自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只是,辰奕哪里不知晓他们的心思,当下只是一笑,便直接提了虎魄来战。

    一侧,后土轻轻抬手指向黎破。

    黎破呸了一口,将一口残存在口中的鲜血喷出,嘿嘿一笑,道:“老子也有被当做软柿子的一天!”说着,便举起一双巨锤,直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也是锁定了自己的对手,一时间,浓烟四起,战端复燃。

    只有青阳,不知为何却没有丝毫动手的迹象,只是直直看向站在一旁的水洵美,不知为何,他总是觉得,这些对手里面,除却蚩尤,只有这个酷似自己妹妹的女子身手最为高强。

    战场上,黎破先发制人,划破浓烟,带着凛冽寒气逼向对面的后土,寒气与浓烟摩擦间化为白光。后土向其右侧轻闪,以刀挡锤,将对方之力弹空,夺其声势。黎破见一击不成,手中的巨锤千回百转,静止的空气被杀气所迫,化为疾风袭向后土。

    后土手中的长刀不知是何种材料所制,竟泛出刺眼的寒光,穿透浓烟,伴着剌耳的声音,扰人心魄,想来黎破已经历一战,对敌已久,远非后土的对手,此时已是面色苍白,气息紊乱,为尽早制敌,竟然招招夺命。然而招式已老、气息已绝,水洵美心中一凛,不出十招,黎破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九黎的各个将领都是以一对二,早已是难以应对,时间一长,败迹必现。

    果然,后土趁着黎破换招的间隙,新力未到,旧力已衰的时机,一刀砍出,黎破躲之不急,被一刀刺伤左肩,血滴顺势而下,落入地面,顿时在地上晕开。水洵美见黎破受伤不轻,有心无力,连躲闪动作也有些迟缓,再不敢迟疑,立时飞身冲出替他抵挡数刀,一个转身将黎破轻轻拉起远远送出,这动作如行云流水,当真是如洛神临世一般,翩若惊鸿、婉若游龙。

    后土原本胜券在握,哪里料到半路上却杀出了程咬金,不免心头大恨,已是运足长刀冲了过去,刀身上蓝色的光芒陡然升起。

    水洵美不敢大意,将手轻轻结出一个奇怪的印法,身体立时爆发出绚烂的光芒,彩光激荡,向着后土席卷而起。

    后土眸若寒光,早已看出彩光之中透出的不同寻常,身形立刻暴退,手中长刀如虹,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,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。刹那间,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,化解了这必杀之招。而后长刀挥洒,刺眼的光芒冲天而起,宛如蛟龙。

    笼罩在凌厉的杀气下,水洵美也不慌张,吐气如兰,自天空划了个美丽的蓝弧,腕转几下,剑芒四射,倏地背手接剑,犹如泥鳅滑地般送到左手,轻轻送出一剑。后土从未想到竟有如此轻柔的剑法,委实大吃一惊。水洵美觑见空隙,身形又是一变,推肘偏击,不偏不倚,将剑刺入后土的胸口,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炎居正与风后应对黎武、黎禄,一见后土倒下,立时来救,水洵美兔跃鹰扬,落地之前,飞洒出六枚银针,将炎居挡了一挡。然则招式未换间又见长剑已至,情急下,水洵美将身体扭曲到不能想象的地步,险险避过剑锋。黎破再顾不得身上的重伤,立刻纵身一跃,近扑而上,右手

    带出巨锤,倒持横划,将身前的炎居重重击倒在地。身侧,风后见后土和炎居两人竟然齐齐败倒在这个神秘女子的手中,心下一愕,立时使出了拼命的招式,下指如钳,旋足前涌,快若箭矢,冲到水洵美的身前,将长剑狠狠刺出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这凌厉的攻势,水洵美掠起身子,当空一拧,取出长剑,便立即发出雷霆一击!一道细长的白光,迅疾地打在风后所持的剑柄上。风后身躯一震,白光一折,反弹飞射,“当”地一声星花四溅,风后一个踉跄,竟然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才终于明白,这个神秘的女子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青阳冷眼旁观,已经越发确定,这个女子绝非自己的妹妹。轩辕自小衣食无忧,最是讨厌修习术法,以往的练习多半被她赖了过去,哪怕是自己亲自看管,也是十次有八次托词,纵然天资卓越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高超的武功,更别说,她的术法与轩辕的术法路数绝非一般,因此,心里便是有了打算。当下,再不敢迟疑,直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为何与我妹妹长得一模一样?”青阳身形微闪,那硕大的衣袖在风中飘扬,显出几分清逸脱俗,只是,微微皱起的眉头却是泄露了此时的心境,长剑逼向水洵美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水洵美长袖轻舞,挥于自己胸前,淡然一笑,道:“青阳王子何必有此一问,天下相貌相仿者数不胜数,难不成只许你妹妹长成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青阳的眉头深深皱起,眼中流露出一丝伤痛,虽然已经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绝非自己的妹妹,可是,却始终不忍心下手,就这么持剑僵持的站在那里,气氛中已经涌动着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青阳,你在做什么?还不动手更待何时?!”榆罔与祝融、大鸿、常先等人对战蚩尤,却越来越觉出力不从心,此时见青阳与水洵美对峙在那里,心头不免大急,若是再僵持下去,自己这边是必败无疑。想到这里,榆罔狠狠的瞪向蚩尤,从何时起他竟然如此厉害了!

    记得刚开始开战的时候,祝融一人就可以与其斗得不分胜负,而现在,自己四个人却全然不是他的对手,想到这里,榆罔心中涌出了一股深深的恨意,若不是眼前这个男人,自己心爱的女子就不会**,若不是眼前这个男子,自己也不会与轩辕结盟,自然也不会将《药经》拱手送出,当然也不会以弱示人。思及这些,榆罔眼中流露出几分疯狂之意,竟是有些破釜沉舟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青阳!”榆罔嘶吼道。

    这嘶吼之声带着几许癫狂,竟是让青阳浑身一个激灵,眼中的那抹迟疑悄然消逝,旋而带出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肯说出自己的来历,那就休怪我无情了!”青阳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水洵美只是一笑,却没有多言,玉手一闪,只见一个七色堇玉玺出现在自己手中。玉玺一经现世,陡然发出七彩光芒,顷刻间,飘零的花瓣雨在风中曼妙,团团簇簇,如霞似雨,花瓣伶仃,飞扬在这战火重重中,暗香流动……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